豪门小老婆 > 番外 > 找到奶包子了(四)

番外 - 找到奶包子了(四)

所属目录:番外      发布时间 : 2021-10-26
咪乐|直播|app|官方下载地址 调查:经办银行费力难赚钱北京市公积金中心相关负责人此前就已公开表示,组合贷款是公积金贷款主推的一个品种,开发商拒绝买房人申请组合贷款,属于违规行为。

  小丫头顶着泪呼呼的小脸,呜呜哭着一把抱住他的大腿的时候,他却是看也不看她,抬腿,冷酷而又坚定地往回走。

    “呜呜……呜咿咿……蛋……咿咿咿咿……”

    他迈开的步子太大,又是有心要将这小丫头给甩下的,所以小丫头跟着特别费劲,小腿踉跄着甩了一会儿之后,再也迈不动了,只能两只手抱着他的大腿,被他给拖着走。

    “呜呜……”

    她仰着哭得通红的小脸看着他,伤心得都快要抽过去。

    孙别航实在是看不过去了,立刻跑过去,去捞小丫头。

    “容哥,别这样!”

    但容凌却是回头,狠狠得瞪了他一眼。

    那一眼,凶光漫天,惊得孙别航整个身子都打了颤,打算继续劝说的话,却是一个字都吐不出来,本打算去捞小丫头起来的手,却也是被毒蛇给咬了似的,急慌慌地收了回来。

    小丫头哭着、叫着,哭到后来,嗓子都哭哑了,胳膊也没劲了,她再也抓不住容凌的大腿了。她从容凌的腿上滑落了下来,一下摔在了地上,半个身子都快要埋在泥地里了。

    她没顾得上疼,只是用两只无力的小手撑起了自己小半个身子,抬起小脸,依旧用最后的努力,大声哭着,冲他哭,冲他无情的背影哭,冲他无情地依旧大步而去的背影哭。

    “呜……呜……”

    那泪珠儿,都要哭碎了。那被泪水冲刷的黑眼珠儿,也似要碎了。

    刘猛跑着经过这小丫头的时候,眉头狠狠地皱了一下。

    他觉得,容凌做得有些过分了!

    这不过就是个孩子,哄哄她,又能怎么了?

    “容凌!”

    跑到容凌身边的时候,他不苟同地叫了一声,却立马被容凌说的话给弄得愣住了。

    “回去收拾一下东西,我们明天就走!”

    什么!

    刘猛怀疑自己是听错了,就这么愣在了当场,眼瞅着容凌继续大步而去,周身泛着冷!

    照计划,不是要在林延这边玩一周的吗,怎么这么快就要走?!

    “容……”

    他想问为什么,可容这个字刚一出口,他就问不下去了。

    看着他现在这副冰冷到似乎有些不近人情,但实则是怒到极点的样子,再想想就在他身后不远,那哭得都要让人把心给揪成一团的小丫头……

    他大力地皱了一下眉,唇瓣大力一抿,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这小丫头,乱了你的心了吗,容凌?

    容凌提出要走,让所有人都惊诧了。林延妈就以为自己是哪里没做好,急得当场就红了眼眶。

    “这……这怎么这么突然?”

    她一个劲地给自己的儿子打眼色,只想着能把容凌给多留下些日子。

    林延也是有些惴惴不安。

    “容哥,发生什么事了,这……”

    “没什么!”容凌打断了他的话。“只是突然想起来有件事我忘了做了,得马上回去一趟,否则,误了时机不好。等我办完那件事,抽出空来,我再来你们这里玩。”

    说完,偏头看林延妈淡笑了一下。

    “这几天得亏阿姨照顾了,实话说,突然离开这里,我还真是有些舍不得,只是那件事比较急,我得赶紧回去处理了!”

    “啊?这样啊……”林延妈呐呐低叹,有些遗憾。

    林延心思没那么深,只以为容凌真是忘记了有要事要处理,他也深知老酒帮的要事那可是大事,不能耽误半分,所以赶忙就帮着容凌劝说起了他妈。

    女孩子们连带孙别航对容凌的说辞是有些半信半疑,不过想着能尽早离开这里,然后离那个会克人的小丫头远远的,女孩子们也觉得这未尝不是个好的转变。而孙别航没有挑战容凌的勇气,即便有点怀疑,但也只是埋在心里,不敢问出口。至于刘猛,他是半点都不信容凌的说辞的。

    他这么迫切地想要离开,肯定是因为那个小丫头!

    林延妈紧迫地开始领着一家人为容凌等人的即将离开而准备这最后一顿的丰盛正餐的时候,刘猛觑个空,将容凌给拉了出来。

    “真的打算就这么走了吗?”

    明人不说暗话,刘猛了解容凌,容凌也了解刘猛。对于刘猛的询问,容凌的回应只是沉默。

    刘猛掏出了口袋里的烟,抽出一根,塞到了自己的嘴里,然后又将烟盒冲容凌这边递了递。容凌没动,目光依旧泛着黑琉璃般的冷。刘猛见状,就将烟盒塞回了自己的屁股兜里,掏出打火机,自己给自己把烟给点燃了,然后深吸了一口,开始吞云吐雾了起来。

    烟抽掉快三分之二的时候,刘猛以指夹开烟蒂,冲着容凌,发出了一声笑。

    “你怕了?”

    这话问得有些没头没脑,容凌却是一愣。

    刘猛重又深吸了一口烟,待将那烟圈全部吐出之后,才发出了一声呵笑:“真没想到,你堂堂的容凌,竟然会被一个小丫头片子给吓到!”

    容凌迅速抬眼,看着刘猛的目光,冷且危险,犹如冰冷的毒蛇!

    刘猛就后退了一步,嘴上冲容凌道一声怕。

    “可别,可别,别这样看我!”

    容凌眼里的危险气息,就略略有所收敛。

    刘猛就一声叹息。“只是个小丫头,懂什么!”

    容凌终于开了口。“对,只是个小丫头,无知、小、且脆弱,说没,就能没!”

    刘猛就一愣。

    最后一声苦笑:“你说得对!”

    那的确只是个小丫头,可也的确是脆弱,的确是说没就能没的,又尤其,当他们是这么危险的身份时!

    是他想得有些浅了,不过——似乎也没必要想得那么深!

    “据说那小丫头后来哭累了,哭着睡着了,让人给抱家去了。那只是个小丫头,又难得小小年纪,非但不怕你,还爱粘着你,你既然要走,就别留下太大的遗憾来!”

    因为,他分明对那小丫头有心。这世上,可以让容凌冷怒到这个样子的人,真的是屈指可数!

    那只是个小丫头片子,能有什么本事将容凌逼到那个份上?!无非是上了他的心罢了!

    他言尽于此,想来容凌是个聪明人,会明白他的话的。

    刘猛扔掉手头的烟,用脚踩了踩,灭了火之后,慢悠悠走开了。

    容凌说什么以后再来这里,他是知道,那是绝对不可能了,那只是容凌说来安慰林延妈的客套话罢了。只是既然以后不会再来,那么,就别留下什么遗憾,也免得将来想起,这心里就总是不得劲。

    这,可不是聪明人的做法!

    刘猛能想到这,容凌自然也能想到。他之前只是有些当局者迷罢了。

    等想明白了,他抬手,狠狠地搓了搓自己的脸。再看了看夕阳已落、眼瞅着就要擦了黑的天际,他回身返了屋,拿了点钱之后,就去了小卖部。等从小卖部大包小包地拎着东西出来之后,他直接去了村尾的林奶奶家。

    他的到来,让林奶奶诧异。而他手上提着的明显是要给孩子的大小玩具乃至吃食,更是让林奶奶诧异。

    但她没有开口,只是沉默地紧盯着容凌,防备而又警戒。

    但容凌只是大大方方地任凭她打量着,淡淡地问:“妞妞还好吧?”

    稍微理清了心里头那快成乱麻的心绪,容凌这会儿是冷静而强大的,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且可以镇定自若地在做完自己应该做的事情之后,潇洒而又无情地离开。

    这个老人的态度,他无需太过在意!

    他只是在尽他最后的心意,以免将来留下遗憾!

    刘奶奶干涩的声音颤悠悠地响起:“她睡了!”

    眼神依旧带着戒备。

    “哦,那我就不打扰了。这些东西,是我送给她的,麻烦你帮我替她保管好!”

    容凌将手上拎着的东西给放在了地上。

    林奶奶急忙道:“不,你拿回去吧,这些东西,我们不能要。”

    容凌抬眼,冰色的眸子直直看着林奶奶,坦荡而大方。

    “林奶奶,我喜欢妞妞,单纯地就是喜欢她,所以,我单纯地就是想送点东西给她,你不要有负担。她是个很可爱的小丫头,讨人喜欢,让人忍不住就想对她好点。不过我明早上就走了,以后也没法和她玩了,所以,就只能送她点东西当作心意了。麻烦奶奶你帮我收着,回头再给妞妞,谢谢了!”

    他微微弯腰,冲林奶奶鞠了一下躬!

    这个年轻人,他的尊贵和傲气,是个人都可以看得出来。这近乎是折腰般的一鞠躬,让林***眼皮子忍不住跳了跳。

    容凌也不等她说什么,转身走了!

    他很肯定,他拜托的事,这位看上去有些怪的老人肯定会做到的!

    这可以说是一种直觉,也可以说是一种他和很多人打过交道之后的经验之谈!

    而这,就够了!

    做到了这,他应该可以走的没牵挂些了吧!

    车是下午的火车,所以从时间上来说,容凌等人在次日正常地吃完早饭再走,是完全可以赶上火车的。

    林延家的这顿早饭,相较往常,吃得特别慢。说说笑笑中,林延的爸妈乃至他的小妹妹,都透露出对容凌等人离开的不舍。容凌等人也知道他们的心思,也因为完全够时间赶火车,所以没把早饭吃得太急,而是一边吃着,一边和林延爸妈他们说着话。

    这些人正吃着呢,屋外就传来了小孩子的声音。那声音传到屋里的时候,有些淡,听着有些不清楚。但容凌是何人,吃的就是道上这碗饭,这耳力自然是过人的。所以,对于屋外那几个小孩嚣张的声音,他全部听了个一清二楚。

    “……把娃娃交出来,我们就不打你!”

    “对,把洋娃娃交出来,否则,揍你哦!”

    “Pia,jiu—ya!”

    这一声大叫比较短促,轻易就能从耳朵边飘过去,但容凌的身子紧了!

    他知道自己不会听错,发出这声音的,绝对是那小丫头!

    “哥,我要!”这是一个小女娃的声音。

    “嗯,哥哥替你抢过来……小克星,把洋娃娃给我!”

    “呀!……pi呀!……biu—qi呀!……——啊?!啊啊啊啊!”

    前面的,是独属于那连话都不会说,但咿呀乱叫着,显然是蓄势要开始准备说话的小丫头的音调,后面的“啊啊”乱叫,明显能听出那是那小丫头急眼了!

    容凌坐不住,也无需再坐了!

    他要走,他也看清了自己的内心,这会儿,对这小丫头,他无需躲避!

    临走前,就让他帮这小丫头一把吧!

    他放下筷子,大步往外走。大家不解,齐齐发问。

    “打架了!”

    容凌只回了一声,依旧大步往外走。刘猛察觉到了一些,赶紧放下筷子也跟了出去。其他人也就放下了碗筷,跟出去看了。

    容凌穿过院子,推开林延家的院门,一看到两个男孩将一个女孩压在身下,双手齐齐使劲地掰着那小女娃的手指头,想要将那精致的洋娃娃从小女娃的手里给掰出来,他不假思索,蹿步上前,两巴掌分别扇到两半大男孩的脑袋瓜上,将那瞧着分别得有四五岁和**岁的两男孩给扇懵了之后,一手一个,老鹰抓小鸡似地将那两个男孩分别抓起,使劲往两边一甩,将那两男孩都给甩得远远的!

    这人的蛮力,恐怖到让那两个男孩先是惊了一下,然后齐齐哭了起来。

    这大力一摔,估计也是有些被摔疼了!

    容凌没搭理,先将那灰头土脸的小丫头从地上给扶起来,又随手替她拍了拍身上的灰尘之后,扭身,就朝俩男孩走去。

    他黑着一张脸,又加上极具威慑力的森冷目光,让逆光而立的他,看上去别提有多么凶神恶煞,两男孩吓得更加哭得哇哇的。容凌却没有因此放过,而是冲着两人,说有多阴狠就有多阴狠,说有多冷酷就有多冷酷地威胁道:“你俩以后再敢欺负她,我就砍了你们的手脚,让你俩活生生痛死!”

    这话,就算是放到道上,也会让一些人吓得冷汗层层,更别提这两个半大小孩了。

    两孩子瞬间面色惨白,看着容凌的样子,就跟看着个恶鬼似的,吓得哇哇哭且不说,一个还当下就被吓得尿了裤子,但两人齐齐没敢怕回家找父母,因为,他们被吓得,根本就是动也不敢动了。

    容凌再转身,恶狠狠地瞪了一眼那站在一边,已经开始哭鼻子,瞧着得有三四岁的小女娃。那小女娃“哇”地一声,立马哭了。

    容凌不再搭理这三人,而是等略收了脸上的阴狠和冷厉,才偏过头重新去看小丫头。

    他不知道这丫头一大早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或许,是她那奶奶感念着他送给她的礼物,把她一大早给送到了这里,让她过来送他,让他看她最后一眼,但,这丫头实在是有够弱、有够笨的!

    “快点长大吧,好好保护自己!”

    他能说的,也只能是这个了,而她,依旧可能什么都没听懂。

    不过,无所谓了,他要走了。

    她的路,她的人生,自己过去吧!

(古默现代言情小说《豪门小老婆》已经更新到找到奶包子了(四),请Ctrl+D收藏本站www.haomenxiaolaopo.net方便下次阅读)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