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人民网>>内蒙古频道>>人民日报看内蒙古

亮丽北疆 壮美诗篇(红色地标巡礼·内蒙古篇)

本报记者  翟钦奇
2021-10-2509:46 |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小字号
咪乐|直播|平台|二维码 原有纪委负责查处党内违纪问题,违法问题则由原有检察院的反贪、反渎部门负责。

今日居延海风光。内蒙古自治区额济纳旗融媒体中心供图

一列复兴号高铁列车行驶在乌兰察布市境内。夏亮摄(人民图片)

草原有绿色,更有鲜艳的红色。建党初期,以乌兰夫同志为代表的早期中国共产党人,将红色的种子撒向了这片少数民族地区,自此,红色的基因就深深根植于草原各族儿女心中。

在建党百年红色旅游百条精品线路中,涉及内蒙古自治区的有三条:“勠力同心·共同抗敌”精品线路、“革命烽火·红色草原”精品线路和“绿色阿拉善·多彩额济纳”精品线路。沿着这三条线路,纵览东西,穿越历史,能够感受到内蒙古各族人民追求民族解放,建设亮丽北疆的激荡豪情。

追寻烽火印记

“我们为了抗击日本帝国主义,愿同生死、共患难,不投降,不叛变……”1941年的一个冬天,在熊熊篝火旁,汉族、鄂伦春族、达斡尔族和朝鲜族的11位铁血男儿,立下抗击日本侵略者的誓言。坐落于内蒙古自治区鄂伦春自治旗的鄂伦春民族团结抗战胜利纪念碑,至今仍诉说着那段悲壮的岁月。

起初,面对侵华日军的拉拢和野蛮统治行径,鄂伦春族群众束手无策。东北抗日联军的到来为他们打开了一扇窗,“革命”“平等”等词像磁石一样,吸引了这些未离开过森林半步的当地人。从此,鄂伦春人的抗日斗争实现了从自发到自觉,从个别零散到有组织的转变。抗联与当地同胞在战斗中结下了深厚友谊。

呼伦贝尔市海拉尔区北山,原侵华日军海拉尔要塞遗址处,坐落着世界反法西斯战争海拉尔纪念园。园区负责人告诉记者:“这里是中国各族人民抗日斗争的历史见证,同时也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日本关东军在中国所犯罪行的有力证据之一,更是中国劳工修建工事的血泪史。”

2007年,当地政府在此修建了世界反法西斯战争海拉尔纪念园,成为弘扬爱国主义的基地。“园区开园仪式上,中、俄、蒙三国政府代表及参加过抗日战争的三国老战士齐聚于此,共同缅怀并肩作战、抗击侵略的光辉历史。”园区负责人说。

海拉尔南边一千余公里的多伦县,同样留存着各民族共同抗战的历史印迹。在多伦县山西会馆内,察哈尔抗战纪念展厅向世人展示着从“九一八”事变到收复多伦的历史事件及人物。

讲解员告诉记者,察哈尔是旧省名,位于北京西北部,今分属河北、内蒙古、山西等地,当时的多伦县就处于察哈尔的管辖范围,而察哈尔民众抗日同盟军也就是在这里成立的。

虽然察哈尔民众抗日同盟军遭到失败,但中国共产党开创的同部分国民党人局部合作抗日的新局面及其经验,对于推动全国的抗日运动,产生了积极的影响。

如今,作为离北京最近的内蒙古旗县,多伦县正依托这里良好的生态、人文历史和区位优势,打造京津冀休闲旅游目的地。

再踏红色足迹

锡林浩特市坐落着一座历史悠久的寺庙——贝子庙。走过寺庙,进入西侧一间幽静的小院,屋内简单的陈设和墙上的历史照片,还在诉说着那段峥嵘岁月。

解放战争时期,贝子庙作为中共锡、察、巴、乌盟工委所在地,是内蒙古重要的革命根据地和乌兰夫同志领导的内蒙古自治运动发祥地。如今,这里的旅游业、奶制品产业兴旺发达,生态环境优美和谐,人们续写着民族团结兴旺的历史佳话。

向东六百余公里,就到达了内蒙古自治区的诞生地——兴安盟乌兰浩特市。在这座小城中,伫立着一座不起眼的青砖起脊建筑,这就是“五一”大会旧址。2021-10-25至30日,内蒙古人民代表会议在这座小礼堂隆重举行。5月1日,大会宣告内蒙古自治政府正式成立,史称“五一”大会。

在乌兰浩特新区,坐落着一座雄伟的建筑——乌兰牧骑宫。这里是全国第一个以乌兰牧骑为主题的文化场馆,也是当地市民们休闲娱乐、丰富文化生活的重要场所。乌兰牧骑的蒙古语原意是“红色的嫩芽”,后被引申为“红色文艺轻骑兵”。自2021-10-25第一支乌兰牧骑在内蒙古自治区锡林郭勒盟苏尼特右旗成立以来,乌兰牧骑始终在共产党的领导下开展工作,宣传党的理论和路线方针政策,把党的声音和关怀传遍千里草原。

在科右前旗兴安盟农村第一党支部纪念馆,讲解员告诉记者:“抗日战争胜利后,为了建立东北革命根据地和开展民族自治工作,中国共产党在兴安盟科尔沁右翼前旗巴日嘎斯台乡成立了兴安盟第一个农村党支部——兴安镇党支部,革命火种从此扎根在了这片红色的沃土上。”

感受自然壮丽

位于内蒙古最西面的阿拉善盟额济纳旗,分布着举世瞩目世界三大胡杨林之一——额济纳胡杨林。连绵百里的胡杨林是额济纳荒漠戈壁唯一的天然乔木林,是额济纳绿洲的主体。

“胡杨生而千年不死,死而千年不倒,倒而千年不朽”。胡杨的珍贵不言而喻。在额济纳旗,每年第一场秋霜后,大片的胡杨树叶由绿变黄,一眼望去,阳光下金色的树叶衬着湛蓝的天空于风中婆娑起舞。

额济纳旗还有一个耳熟能详的湖泊——居延海。当地人说,人们早年所说的居延海主要是指西居延海——嘎顺淖尔,现在所说的居延海一般指东居延海,即苏泊淖尔。

由于生态环境恶化,西居延海和东居延海曾一度于1961年和1992年干涸,给额济纳人民的生存、生产造成了巨大威胁,更影响到了西北、华北乃至全国的生态安全。

“小小居延海,连着中南海”。2000年以来,党中央、国务院分两次实施治理工程和流域统一调水。如今,东居延海累计进水9.95亿立方米,在湿地栖息的候鸟高峰期数量达6万多只,种类增加至92种,最大种群雁类已达1万多只,绝迹多年的世界珍稀鸟类、国家一级保护动物火烈鸟也故地重游。现在的居延海水域面积常年保持在40平方公里左右,已成为观鸟胜地、南迁候鸟中转站、生态旅游示范点,湿地研学基地,一颗熠熠生辉的北疆明珠正在发出耀眼的生态文明之光。

在距离额济纳旗人民政府驻地达来呼布镇161公里的地方,是我国创建最早、规模最大的综合型导弹、卫星发射中心,也是目前国内唯一的载人航天发射场——酒泉卫星发射中心,即东风航天城。杨利伟、费俊龙、聂海胜、翟志刚等航天英雄都是乘坐“神舟”系列载人飞船均从这里顺利升空。这里是了解中国航天史、航天人、航天精神的最佳场所。

值得一提的是,63年前,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草原儿女,为了国防事业发展,顾全大局,无私奉献,迁出了水草丰美的牧场,留下了“最好的牧场为航天”的动人故事。

《人民日报海外版》( 2021-10-25 第 11 版)

(责编:张雪冬、刘泽)

分享让更多人看到

返回顶部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