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小老婆 > 第二卷:小妈咪 > 该成个家了!

第二卷:小妈咪 - 该成个家了!

所属目录:第二卷:小妈咪      发布时间 : 2021-10-28
咪乐|直播|改名为 这幅地块不仅竞拍时间十分漫长,从上午10:20拉锯到下午14:43,而且价格也非常惊人,最终经过130轮报价、以7070万元总价成交,溢价率%。

  容凌微微挑眉,在快要到达办公室的时候,果断地挂了手机!那只像猫儿一般张牙舞爪的女人,等他稍后再收拾!

    他轻轻地敲了敲门,在听到一声低沉的“进来”之后,才推开了门。

    “三伯!”容凌冲着坐在办公桌后头的容三伯尊称了一声。

    “来了!”容三伯得空从文件里抬起了头,看了容凌一眼,很随意地说道:“自己先找地方坐,我先看完手头这文件。”

    容凌颔首,挑了下手边一个位置坐了下来。

    屋内很安静,偶尔有微微的沙沙声,那是翻动文件的声音。容三伯拿起钢笔,在最后一页唰唰地写了几行字之后,签上了自己的名字,顺带盖上了印章,这才把文件给合上。

    然后按了传唤铃,让人送些茶水过来。两人开始聊了起来,大略是关于一些国家下发的最新政策,国际的局势,以及一些经济层面的内容。聊到最后,容三伯似是不经意地提到。

    “容凌,你也老大不小了吧?”

    容凌面上不变,点了点头。

    “该成个家了!”

    容凌以眼神询问容三伯,知道他必然还有后话。他和他的身份,走到了今天,有时候,很难再说一些无关痛痒的废话了。

    “亚东也算是在你的手上一路壮大起来的,为此,你付出了很多的努力,我也是看在眼里的。你年纪不小了,别的男人像你这么大的,都该有老婆孩子了。最关键的是,你那容起铿大哥,现在可是有两个儿子,都不小了。容亨铎7岁,容亨达5岁,这两位将来可都是不能让人忽略的力量。你现在这位置算是在他的手里抢过来的,他现在是没有能力再抢回来了,所以把希望都放在了他的儿子身上。你再不抓紧把你自己的事情办一办,你自己这一手奋斗起来的产业,将来可是要让他们给继承了。你能舍得?!”

    顿了顿,容三伯吗眯了眯眼,眼里射出一道精光:“还是尽早娶个老婆,生个儿子才是正理,这样也不会差容亨铎太多。等孩子出来后,再好好培养,也好接你的班。那容亨铎小小年纪,却已经透露出了不俗了,很得族里很多人的喜欢。而他那个妈穆新枫,娘家也是有一定的势力的。所以,容凌,这些你心里都该有数的。”

    “嗯。”容凌还是不痛不痒地轻轻应了一声。

    “没看到合心意的吗?!”容三伯今天却似乎是要当定红娘了,热切地过问道:“我看何家的那个小丫头倒是不错,一直都跟在你屁股后头转,这几年又对你挺有心的。你要是觉得她还不错,何家倒是挺不错的选择,将来对你的事业也有助力!”

    容凌微微抿了抿唇,看着薄薄的白雾袅娜地在茶杯口蒸腾而起,眸色微微缩紧。

    “短期内,我还没打算要结婚!”

    容三伯对他的这个回答也没觉得太意外,只是眉头微微一皱,中肯地劝解道:“有些事,是没法再拖的。”

    “我心里有数。”

    “可是何家那丫头不让你满意?!那我再给你介绍几个别的,都是我那些老战友的女儿,出来都是能独当一面的……”

    “不了!”容凌打断了容三伯的话:“我还不至于借女人的势力来增加自己的筹码,三伯您是知道的,我想要的,那是别人怎么都没法夺走的!”

    容三伯立刻抿紧了唇角。这个不怒自威的老人,只是如此,那一番凌厉,便让人觉得心头有些沉闷,不敢大口的呼吸。可容凌依然闲适,闲适到似乎所有的威压在他面前都只能化为云淡风轻。

    容三伯面对这样的容凌,知道眼前的这个年轻人是翅膀硬了,已经自有主张了,所以最终无奈地收了脸上的凌厉,轻叹:“你自己的事情,我也只能适时地提点,关键还是要看你自己。只是,容凌,有些事是不能再拖的了。你知道,我一直都是把你当做自己的儿子看待的,三伯也只有对你,才会说这一番推心置腹的话。”

    “我明白!”容凌突然微微一笑,面上一缓:“三伯你放心,时候到了,我自然会有所安排的,您不用担心。”

    容三伯点了点头,再和他聊了几句,就打发他下去了。

    等到那高大挺拔的身影消失在门后,容三伯摇了摇头,眼中闪过一丝落寞。

    孩子长大了,总是会反出家里的,总是有自己的主意的。这个年轻人,从一开始的锋芒毕露,成长到如此的沉稳内敛,甚至连他都有些看不清,他应该是觉得欣慰的,也应该是觉得骄傲的,毕竟这个年轻人可是他一手带出来的。可是——这孩子不再听话,总会令长辈心里感觉到落寞,这种感觉,倒有点像是把自己辛辛苦苦养大的闺女嫁给了别人的感觉,有些憋闷。

    可容凌已经表明了近期没有结婚的打算,他自己又哪里能奈何得了他?!再者说,容凌如今羽翼太大,也不是他可以轻易制衡的了!

    不打算借妻子的势力吗?!

    容三伯眼神一闪,低哼了一声:“高傲的小子!”

    可口气里还是透露出了以他为荣。他那一批老朋友当中,大概是没有一个年轻人能如容凌这般,这么自负又不屑地说出这般话吧?!

    可这话若是仔细揣摩,似乎也能透露出一些深意吧!

    容三伯低下头,伸手拉开了左手边的第三个抽屉,在那最上面,赫然是一张照片,双人照。照片上的女子,笑得令一边的花朵都有些失色;而她怀里的男孩,那略微显现了棱角的脸庞,隐隐约约,还是能看看出一些容凌的影子!

    “林梦……林承佑……”

    容三伯喃喃,盯着照片上的两个人,再度摇了摇头。

    他没法强求容凌必须得娶个门当户对的女人,可这个女人,至少是需要身家清白的。照片上的这个女人再美,再好,也是不行的。哪怕她抱着的这个孩子可能是容凌的,也是不行!

    想到这,容三伯就又想到了四年前的那一次暗杀,那会永远成为他心里的一个刺,扎在他心里,在他碰触到的时候就会搅得他心里不安,可又拔不得,正如有些事已经做了,就没法改变一般。且不说这个女人会如何如何,单单是江家那边,就让他不得不防了!

    四年前,本来天衣无缝的暗杀计划,却因为江破浪的突然介入,而搞出了一次天大的乌龙。江破浪死了,江彦诚升官了,短短四年的时间,如今却已经是公安部的副部长了,部长一职,对他来说,基本上也是十拿九稳了。

    容三伯本来就是一个生性谨慎的人,当时错杀了人,就迅速地做了一些补救的措施,但是那个时候江彦诚发了威,对银狼组盯得太紧,他不好动作太大,也没法做到对当时可能知道点内幕的人员进行一一清除。虽然银狼组被灭之后,江彦诚就再也没有动作,也没看出来他对容家有什么不满。但是容三伯能坐到今天这个位置,自然为人老辣,也是一眼就看出了那江彦诚也是一只深谋远虑的老狐狸,谁也不能料到,江彦诚到底知道了多少,也没法预料到,江彦诚是不是会在以后发难。

    四年来,容三伯不着痕迹地对江彦诚进行了多次打压,因为他不想给自己塑造一个敌人,哪怕这个敌人可能还是他假想的。可容三伯一直禀性的就是把一切危险掐灭在萌芽之中,所以,该做的还是必须要做。但是江彦诚实在是运气,又或者说,他实在是聪明,对全局有很深的把握,很快就搭上了刘家这条线。

    刘家,那是近些年起来的,基本上也可以和容家进行抗衡的派系,也跨足军政商三界。虽然刘家根系尚浅,可是这些年善于谋划,也因为和某些政府要员有这样或者那样的联系,所以是风头正健,可算是扶摇直上也不为过!

    不好对付啊!

    容三伯在心里叹了叹,毕竟是久经官场了,又是从容家这样的大世家出来的,有些事自然是要看的比别人透,比别人远,虽然他暗自期盼江彦诚是什么都不知道,早早地把他儿子的事情给放下,但如果存了侥幸心理,可就不是他容三伯了!

    还是得多多注意啊!

    容三伯在心里警告了一下自己,接着又想起了刘家这今年那频频不断的小动作,不由皱眉。

    果然,是他容家太过锋芒毕露了,所以给当局造成隐忧了吗?!接下来,是需要选择急流勇退,暂避一时?!还是果敢挺进,用绝对的实力让一切强权屈服?!

    容三伯犹豫了!

    就算他处于高位多年,对于这涉及整个家族的大事,他也没法轻易地做出判断!

    可,他真的很看好容凌!他总觉得,他所担心的应该不至于发生,因为似乎只要那个年轻人能挺住,那么容家依然就会是坚不可摧的容家!

    “容凌……”

    容三伯低低地念了一声这个名字,脸上缓缓地绽放出一抹笑容来,这是这位令人敬畏的军界大佬在别人面前永远都不可能露出的笑容,那么复杂:有些和蔼,有些欣慰,有些自豪,又有些惆怅!

    “外公!”

    一个像小猫儿一样娇嫩嫩的声音,打断了容三伯的遥想。

    容三伯眼神一暖,看了过去,就看到了自己的宝贝外孙女正把房门推开了一条缝,然后探进了半张粉嫩嫩的小脸。一双仿佛杏仁一般精美的黑眸,则水水地看着他,小脸满是娇憨。

    “外公,沐沐可以进来吗?!”

    容三伯脸上一沉,故作严肃地沉声教训道:“你的礼貌呢,怎么不敲门呢?!”

    小沐沐吐了吐可爱的小舌头,脸上嘻嘻一笑,小小的脑袋瓜一缩,然后门就被轻轻地带上了一些,再然后,门板上传来轻轻地仿佛啄木鸟啄树一般的“嘟嘟嘟”声,清脆的让人的心也跟着往上飘了飘,不那么沉了。

    “外公,我可以进来吗?!”门后传来小沐沐奶生奶气的声音。

    容三伯强忍笑意,依然沉声道:“进来!”

    小沐沐可不管外公是不是黑着脸,小跑着,小小的身子像只小兔子一般地朝他跑来,然后往他身上蹦。

    “外公……”

    小家伙很自然地伸出了两只小胳膊。

    容三伯伸手,笑呵呵地将小沐沐给抱了起来,放到了腿上。他为人总是严肃的,也常常是不苟言笑的,哪怕以前对着自己唯一的女儿,也总是吝啬笑容,可是大概是老了,也大概老人总是耐不住这样软乎乎的小娃娃,所以面对着唯一的外孙女,也算得上是他唯一的传人,他总是很难保持冷脸。

    “外公,外公,想沐沐了吗?!”

    容三伯立刻抬眼瞅了瞅那微微打开的房门,扬声低喝:“曼曼,把门给带上,别躲在门后,我都瞧见了!”

    并非他瞧见了,而是有胆子不经过他的吩咐而动这扇门的人,简直是屈指可数。刚才走掉的容凌不算,如今最有可能的,就是他的女儿了。而小家伙小萝卜头一般的个儿,也摸不到门把手,这自然是有大人在一边帮忙。

    如此一推测,结果自然就明了了!

    立刻,门口就传出了女子的娇笑声,然后跟着晃过一个靓丽的女子身影。

    “行了爸,女儿我这就不打扰您了,您老人家就好好地陪陪咱们家的小宝贝吧!”

    女子带着笑,掩上了门。

    等确定房门是关上了,容三伯才低下了头,回复小家伙道:“想。”

    可声音还是小小的,生怕不小心被别人给听见似的,也仿佛这么一回应,就会有损他的威严似的!

    小沐沐就笑,咯咯地笑,欢快地像只小雀儿:“沐沐也想外公了呢!”

    然后凑了过来,用粉嫩嫩的小嘴,重重地在容三伯的脸上“叭”了一下,容三伯这脸上的笑意,就跟着又增了一分。

    “外公在看什么呢?!”小沐沐稚气地询问,仰着肉肉的小下巴,好奇地问。

    “看文件哪!”

    “好像不是噢!”小家伙嘻嘻地笑,然后歪着头想了想,伸出小手,摆弄着自己的小脸:“外公刚才的脸好奇怪哦,是这样的,这样的,和平时不一样……”

    敢情这小家伙刚才有在偷偷地看呢!

    容三伯也暗暗心惊自己这警觉性怎么就倒退了,被人偷看了,竟然还一无所觉。果然,这人老了,身体就跟着不行了吗?!

    小沐沐很努力地想要表达她嘴里所说的不同,不过小家伙那一张粉嫩嫩的小脸,无论怎么摆弄,都只会让人觉得好玩罢了。容三伯揉了揉小沐沐的脑袋瓜,笑着不语。

    小沐沐气馁,放弃了,不做了。小孩子的好奇心就是如此,一阵子的事情,过了,觉得没意思了,也就自然就放下了,然后注意力跟着又重新转移了。

    “外公,外公……”

    “嗯?!”

    “沐沐新交了个朋友噢!”

    “噢。”容三伯没放在心上,毕竟小宝贝是个小公主,漂亮可爱地人见人爱,再加上身份地位摆在那里,多的是小朋友要和她交朋友的。可破天荒的,容三伯看到自己的小宝贝在提到她的新朋友的时候,皱起了眉头,一脸的苦恼。

    “外公,沐沐不好看吗?”

    容三伯挑眉。

    “外公,沐沐讨人厌吗?”

    容三伯瞪眼。

    “外公,沐沐不好吗?”

    容三伯动怒!

    “为什么,他都不理沐沐呢?都不和沐沐玩呢?!”

    粉雕玉琢的小女孩咬了咬唇,可爱的小脸蛋儿皱的像只小包子,两只眼睛,可怜巴巴地看着容三伯,似乎万能的外公能帮她解答所有的问题。

    容三伯眯眼,眼里闪过一丝凌厉,这是哪家的孩子这么不懂规矩,敢怠慢他家的小宝贝?!

    “沐沐,来,告诉外公,她他是谁,叫什么名字?!”

    小沐沐立刻把脑袋摇得像个拨浪鼓,小嘴软软的喃喃着:“不要,不要,外公会吓住他的!”

    “外公可不会吓孩子!”

    “才不是呢!”小家伙奶生奶气地据理力争:“好多叔叔婶婶、伯伯阿姨都怕外公呢,外公这样——”

    小家伙鼓起了腮帮子,瞪大了眼,然后又绷起了脸,瞬间,就变得怪模怪样了起来。小家伙一口气没憋住,“噗”地一声,破了功,腮帮子立刻瘪了下来。小家伙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吐了吐舌头,继续道:“外公这样的时候,好多人会怕怕的哦!”

    容三伯止了笑。

    小家伙立刻咯咯地笑,骄傲地补充道:“可是沐沐一点都不怕哦,咯咯……外公对沐沐最好了,沐沐才不怕外公呢!”

    容三伯立刻就被天真的小家伙给逗地笑了起来。

    “那告诉外公,那个惹我们的宝贝沐沐生气的坏家伙做了什么事情?!外公帮沐沐参谋参谋,让她他和我们的沐沐做好朋友,好不好?!”

    “才没有呢!”小家伙扁起了嘴,粉嘟嘟的小嘴翘地可以挂瓶酱油了:“沐沐没有生气,绝对没有生气!”

    小家伙立刻摇了摇她的两只肉嘟嘟的小手,小鼻子一仰,骄傲地哼道:“沐沐才不要外公帮忙呢,沐沐……沐沐……”

    小家伙咬咬唇,涨红了脸:“沐沐要靠自己的努力!嗯!”

    小家伙握拳,像是发誓一般地把小手放到了自己的胸口,重重地握了一下:“嗯,对,沐沐要靠自己的努力,让他和沐沐做好朋友!”

    这个模样,像是在说服自己一般。

    容三伯笑,脸上尽是和蔼。小宝贝既然有此等宏愿,那么他就不能明着打击了。

    小沐沐冲亲爱的外公发完了牢骚,就开始叽叽喳喳地问起了容凌,问舅舅什么时候过来,问舅舅干嘛这么快就走了,舅舅都没和沐沐打招呼呢……

    总之,小嘴巴拉巴拉的,都是一些惹人发笑的童言童语。容三伯难得有这好性子,一一回答宝贝外孙女的提问。只是心里却微微转了转弯,那个沐沐嘴里的小朋友,却是要派人调查一下子了!

(古默现代言情小说《豪门小老婆》已经更新到该成个家了!,请Ctrl+D收藏本站www.haomenxiaolaopo.net方便下次阅读)
百度